【黄金时间】黄金在预防性投资崛起中的积极作用

【黄金时间】黄金在预防性投资崛起中的积极作用

  新华财经北京7月6日电 今年上半年由于国内本土疫情再度爆发以及随后主要城市的防控升级,使得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同时,俄乌持续冲突引发国际局势动荡,导致消费投资行为趋于谨慎,储蓄率随之增加。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第一季度零售额同比增长仅3%,在2000年之后的历年第一季度中位列倒数第二,而倒数第一正是2020年一季度中国首次出现新冠疫情之时。与此相呼应的是,一季度国内家庭储蓄率达43%,明显高于2010至2019年的10年均值水平,接近2020年一季度的峰值。换句话说,随着消费者可支配收入增长放缓,消费意愿普遍下滑,进而令预防性储蓄激增。由此在未来势必引发以防御性投资崛起为核心的资产重新配置。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预见黄金作为一种有效的保值储蓄手段,对于现价段的市场将发挥“压舱石”的积极作用。

  上半年在疫情反复多变的背景之下,预防性储蓄的动机转向用于预防未来可能出现的收入下降,进而导致基本消费能力受损。具体而言,有远见的消费者开始未雨绸缪,在光景好时增加储蓄,以便在坏光景时维持消费。有意思的是,这一结论与凯恩斯的绝对收入假设相吻合,而凯恩斯对黄金的著名评述就是:“黄金作为市场最后的卫兵和紧急需求时的储备金,还没有任何其它更好的东西可以替代。”基于目前的情况,我们认为,本轮黄金大周期支撑仍在,得益于其作为实物货币以及金融投资品的价值不断提升。黄金作为一种消费品、投资品、储备资产,具备优越的流动性,它不是负债,没有信用风险,同时兼具稀缺性,始终在历史上保持独特的战略价值。

  欧美通胀数据持续高企,投资取向正在由“滞胀交易”向“衰退交易”切换,虽然切换时点并不确定,但从逻辑推演的角度看,应当增配在这两种环境中都有良好表现的资产。黄金凭借其可以同时对冲通胀和衰退风险的功能,面临被超配的绝佳时机。历史数据显示(见图),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全球大类资产在“滞胀”和“衰退”时期走势,黄金的中位数年化收益率分别为4.72%和6.47%,取得正收益概率约为68%与75%,反映出黄金在周期切换不确定背景下有望取得较高风险回报。黄金作为一种高流动性且可以分散风险的特殊资产,能降低投资组合波动性,投资者由高风险、高波动的权益类资产朝着防御性资产的转移,也为增持黄金类资产提供了充分的理由。同时,黄金对冲权益波动和通胀风险的需求会不断增加,在资产配置中能起到分散组合风险、增强组合表现的积极作用。

【黄金时间】黄金在预防性投资崛起中的积极作用

  回到当下,美联储超预期加息及缩表以抗击通胀的决心已显而易见,投资者应当基于此,避免金融资产的未来现金流在低增长和高通胀的双重影响下,造成持续性损失。根据历史数据分析,防御性资产比如黄金,在滞胀环境下表现最好,因为这样的环境中,通胀高位运行,市场波动被放大,实际利率下降且经济增长放缓。当风险资产遭遇抛售时,黄金与其负相关性反而会增强。更重要的是,当风险资产上涨时,黄金往往也表现出与风险资产的正相关关系。出于对未来的市场前景转向看淡,担心股市估值已达到远超出潜在经济基本面反映出的水平,而人们对于全球经济增长更为悲观的态度也凸显了股市面临调整的风险。因此,分散风险的需求变得至关重要。在不确定性增加时,许多资产相关性增强,而这意味着并非所有的风险分散工具都能在最紧急的时刻对投资组合提供保护,黄金此时则通常凭借其得天独厚的优势,获得公认、普遍的认可。

  (作者:北京黄金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陈晓辉)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暂无相关文章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后

点击右上角发送给好友